琰轩

淡定,淡然,习惯就好

【柒七】我只是出个任务而已为什么我跑到了人家的床上去

★关键词:黑白两道

★上一棒 @潘多拉迷·红茶

★下一棒: @糕家专属沐浴器

☆正文链接:

https://shimo.im/docs/k9ZIHO2pxHwebRJy/

<a rel="nofollow" href="https://shimo.im/docs/k9ZIHO2pxHwebRJy/" class="f-atbox s-fc2" target="_blank"  >https://shimo.im/docs/k9ZIHO2pxHwebRJy/<链接>

★为什么你不写车,为什么!

红茶小天使是清流!

qnmd石墨,码个文崩三次,这东西只适合链接

因为石墨原因码了两篇,另一个世界观↓

☆  ㈠

  郊区工厂里,两个背着网球袋的少年同步行走在通道里。网球袋的拉链开了个大口,里面露出长刀柄的一部分。一个一脸淡漠,厚密的头发微长,一个咬着棒棒糖,同样微长的头发在脑后扎了个小辫。

  

  底层传来闷闷的枪声,同步的两人突然停了下来。他们停下不是因为枪声,而是前面是个转角。看过地图的他们都知道转角过后是这层楼最后的一个房间,同时也是他们的目的地。

  

  但在这个目的地前面还有,会有什么在等着他们呢?看地上和墙上的弹孔就知道了。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神色淡漠的少年第一个冲出掩角。意料之中的扫射,但未能伤到少年分毫。男孩起跑直冲墙壁,借着惯性在墙上疾行躲过了第一轮的扫射。门口的护卫从未见过这样的突袭,正要转移枪口时两把飞刀已刺入了他们的心脏。

  

  小辫子男孩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叼着棒子走向安全落地的同伴,两个人再次对视一眼分开站在小房间门口的两侧。柒——也就是那个鬓发长及肩的面瘫少年,抬起手,正打算敲敲门,小辫子男孩就吐掉嘴里的棒子,原地一个回旋踢把锈迹斑斑的门轰的一声给踢开了。

  

  “……”

  

  他还想礼貌一下下来着……

  

  他们的运气不错,并没有第三架机关枪对着他们。与外部截然不同的小办公室里,一切东西极尽奢华。目标人物并不在,只有一个不在人物名单上的打手站在办公室中间。

  

  这是他们的第三次对视了,对方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拖住他们这些负责追杀刺客的步伐。

  

  

  ㈡

  这次是小辫子男孩先上,与柒暗红色的长刀不同的暗紫长刀并未出鞘。少年连刀带鞘砍向打手的脸侧,却被长铁棍挡住了攻势。借力后跳,脚踏在墙上。

  

  “柒。”

  

  小辫子男孩喊了一声。

  

  “我上你下。”

  

  柒接口道。

  

  没有对视,没有过多的言语,两个人一同出刀。金属与金属摩擦迸溅出火花,一开始棍师还游刃有余,越往后越招架不住。棍师露出一个破绽,两个少年见状攻去,却没想到是一个陷阱。长棍将两把长刀打开,一记脚鞭抽向正处于同一平行线的两个人。

  

  柒和小辫子男孩在被踢开前用力压住铁棍,三人的武器一齐脱手。柒后退去接距离他最近的暗紫长刀,小辫子男孩先一步稳住身形从袖中抽出两把匕首。棍师看见了小辫子男孩的动作后真正的犯了一个错误,他居然打算转身去捡地上的棍子,这对于任何武者而言,都是空门大开。

  

  匕首像毒蛇一样划过他的手腕,右手血如涌流。棍师嚎叫着握住棍子,少年下蹲躲过了横扫,顺势将两把匕首都刺入棍师的脚掌封锁他的行动。棍师的眼中布满血丝,他用还能用的左手高高举起棍子,想把他脚边这个可恨的,毁了他右手的小鬼脑袋砸个稀巴烂。但比棍更快的是刀,暗紫色的笑面鬼长刀毫不留情的从他的下颌刺入,穿过了他的整个脑袋。长刀抽出,血从伤口出喷涌而出,染透了三人。

  

  棍师高举棍子的身体颤了颤,抽搐般的倒下了。

  

  ㈢

  警察的车闪着红蓝两色的灯光姗姗来迟,几公里外,柒脱下那身染血的外衣正在擦佩刀。他身后不远是一辆翻倒报废了的小轿车,它负责运送的目标已经是和它一样的下场了。

  

  小辫子男孩没有像柒那样擦干净自己身上血,他看着仰躺在地上,死不瞑目的尸体,脸上没有半点之前在工厂里嬉皮笑脸的样子。柒看着他,虽然那孩子并没有做任何动作,但他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在祷告。

  

  “他没有走私军火…”

  

  柒走过去拿外套还干净的一部分擦着男孩脸上半干的血迹。

  

  “也没有拐卖人口…”

  

  “他只不过是违规多做了点特效药给那些医院,为什么我们要杀了他呢?”

  

  男孩死寂的眼里一片空无,他似乎是在对自己进行质问。

  

  “他不算是完全的好人,也不算是个坏人,我,我们,他们,他们为什么要我们杀了他呢?”

  

  男孩蹲下身,阖上了男人的双眼。他再次看向柒,眼里出现了波动,泪水把脸上的红痕晕开。

  

  “我们,还要这样子多久!?”

  

  柒猛地抱住男孩,不顾身上的衣服再次被染脏。他轻轻的拍着男孩的背,他说。

  

  “我们该回去了,Seven。”

  

  ㈣

  柒的意识逐渐被吵闹的锣鼓唢呐声唤醒,伍六七呈“大”字形趴他身上。阳光从遮光性能极好的窗帘另一半射入,横过他们分成黑白两道。

  

  柒拿起手机关掉闹钟,他划了一会揉了揉身上人的头发。

  

  “Sei…伍六七,起身,迟咗(起床了,迟到了)。”

  

  “唔…”伍六七挣扎着在柒身上蹭了蹭,“几点了?”

  

  “辰时三骨(辰时三刻)。”

  

  “啊……第一节课过了…嗯……柒哥,第一节课谁的?”

  

  “屎婆。”

  

  “屎婆…屎婆………屎………………!!!!!!屎婆!!!!!!!”

  

  伍六七猛地起身,压的柒痛嘶一声。

  

  “咁第一节课过咗,急都冇用啦(反正第一节课过了,急也没用了吧。)”

  

  “问题是第二节是校长,要是校长叫鸡大保去学校的话我们会被打死的!!!!”

  

  “啊……”

  

  “啊什么啊!”伍六七从床上拉起柒往浴室推,好几次被他们丢在地上的脏衣物绊到,“赶紧去给我刷牙洗脸啊!”

  

   柒站在洗手台前刷牙,刷着刷着又想起了刚才的梦。准确的说,那不是梦,那是过去,他们的过去。伍六七还不是一个普通的高三生而是Seven时,每次任务后都是那样子,自我怀疑,迷茫又空无,但那只是在他面前。在其他“序号”在场时,他都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用最阳光的表情,说出最违心的话。

  

  后面任务失败的那天,Seven“死亡”的那天,虽然所有的“序号”包括上层都认为的那场让Seven丧命的失所以,可唔可以唔去学校败任务是场“意外”。只有柒觉得,那是Seven斩断过去的告别仪式,他还活着。柒没有得到Seven关于告别的任何消息,但他在Seven最后看向他的那一眼时就明白了很多。

  

  不过为什么当初Seven…伍六七没有带他一起走呢………

  

  “你怎么停下来了啊柒仔!别失魂了赶紧的啊!”柒漱口吐掉泡沫,伍六七拿湿毛巾擦干净他的脸。

  

  柒打了个哈欠,习惯性的抬起手,伍六七直接把校服衬衣给他套上去。洗漱,穿衣,蓬乱的头发乱撩了几下伍六七就背着书包拉着柒往门口走。

  

  为什么那时候没有一起走呢,是因为他们太了解彼此,了解到对方对于一件事的最终选择是什么都能猜到百分百。他不会舍弃过去,但他会毫不留念忘记,对于那段时间他最后的仁慈可能就是他还愿意记得他,所以……

  

  柒扶住真的被衣服绊倒的伍六七,迟来的早安吻点在伍六七的脸上。

  

  “所以,可唔可以唔去学校(可不可以不去学校)。”

  

  “不行,你怎么这么怠惰啊!”

  

  ㈤

  “所以你们还是没有去学校啊啊啊啊!扑街仔!!!!!!”

  

  “对不起我们错了!!!!!!”

【雷安】一座城

☆主布安,副雷安,不是修罗场,微丹嘉
☆王子雷(布)x城灵安
☆的ooc

在世界战争之后,人们从不停歇对战争遗迹的挖掘探寻。在遗迹里,探险者们发现的古科技让后世存活下来的人们叹为观止。只可惜由于战争的缘故,这些机器的设计图早已被毁坏,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机械造物为雷王帝国的天空之城阿米修斯。


【小小的孩子第一次踏上空中城市的土地,他既害怕又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突然,一直围在他身边的女仆和侍卫有序的向两侧撤开,露出一条笔直的通向他的通道。通道尽头,年轻的骑士逆光而来。他走到王储面前单膝下跪,他道。
  
“帝国第一骑士安迷修,为您而来。”】

Я никогда не остановился на моих мерах для кого - либо.

(我从来都没有为任何人停下我的脚步)

Кроме одного человека, 

(除了一个人)

Или это город.

(或者说一座城)

雷狮是雷王帝国的三皇子,雷王帝国的皇子成年都要举行仪式。可我们的皇子殿下觉得仪式太麻烦,就在成年礼的前一个星期从塔上跳窗跑了。

现在雷狮距离他成年还有几天,可他没能如他预期中的那样在波罗丁海上驾驶帆船——他被逮住了,被一座城。

事情是这样的,波罗丁海是距离雷王帝国首都最远的海洋也是世界上面积最广的海洋,当雷狮的飞艇靠近海岸时他选了一个古老的城市当自己的隐藏地。那就是位于波罗丁海上空一八百多米有着世界珍宝之称的古机械城阿米修斯。

雷狮从小就在各种书籍里见到这座城的照片,虽然阿米修斯没有现在的机械城好看,可只是看着那岩石后面隐约露出的巨大齿轮,就能感受到一股独属于时间的庄严感扑面而来。

十七岁的雷狮在他逃跑的两天后驾驶着飞艇飞在平静的海面上千米看着这座他幼时只能在书上看见的宏伟孤城——阿米修斯,它漂浮在几千米的高空中被云环绕。透过岩壁的缝隙,雷狮可以看见城市基座内部运转中的巨大机械零件。雷狮驾驶着飞行器在港口落地,这里似乎被时间定格,一切都是百年前的模样。

三皇子游走在空中城市的大街小巷,脚下的土地并没有任何震动感,但雷狮能听见城市深处机械的轰鸣,沉沉的,像远方的雷声。阿米修斯也有自己的标志性建筑,在浮空塔的下方,雷狮站在浮空塔的阴影里,觉得自己一身飞行服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不过雷狮注意到一个人穿着百年前骑士服饰的男人,虽然服饰与周围的人是同一时代的,但却因为那披风和双剑,反而也同样与世界格格不入。

男人微笑着跟来往的人打招呼,当他的视线扫到雷狮时,他的表情似乎变得有点惊讶。雷狮敢说,那个男人朝他走过来时脸上的表情绝对是喜悦,不过那种喜悦雷狮感到有点隔应,因为那喜悦,就像是他某个珍视的东西失而复得一样。

“您好先生,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吗?”

这就是安迷修和雷狮的第一次相遇。


【教堂大殿,王储收回搭在骑士肩上的剑。骑士单膝跪在地上虔诚的接过王储手中的剑,从这一刻开始,他就是只属于他的守护骑士了。
  
骑士站起来,与年少的王储平视。王储看着骑士,轻声说到。
  
“你还记得你的誓言吗?”
  
骑士以唇语答道。
  
永不背弃。】
  
Мы были вместе, чтобы посмотреть на закат.

(我们曾一起去看日落)

только тогда, когда речь идет о нем.

(只有在谈及他时)

Его глаза были похожими на живых людей

(他的眼睛才像是活着)

安迷修,这是那个男人的名字。突然被问需不需要帮助的雷狮就这么收获了一个免费导游,与此同时,在千里之外地面上的皇都,皇帝正在为雷狮的失踪发疯。

然后就在这时,隔壁圣空帝国的意识体——丹尼尔,发来了消息。

国家意识体,是神的造物,是因漫长的时间和命运而出现的精灵。雷王帝国曾经也有,只不过在那次战争时消失了。

银色长发的男人一身教皇长袍,看上去根本不像是活了千年的人。

“雷皇陛下,刚刚阿米修斯给我发了消息,他请您不用担心,三皇子现在正在他那里。”

“是吗,我知道了圣空。”

丹尼尔微微向雷皇点头后就关闭了通讯,雷皇拿着话筒沉默了一会后,把话筒挂了回去。然后他召来一直守在门外的女仆,开始准备下午茶。

雷皇把他刚刚拿来砸东西的锤子放在桌上,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原来是去了那里啊,反正那小子迟早也要去的,随他吧。”

雷狮晚上寄宿在安迷修家,皇子躺在一间里屋床上看着安迷修忙碌,雷狮看着他的背影觉得有些疑惑。

之后的每一天安迷修都在带雷狮去城市的某一处游玩,第一天的景点是他们初遇的浮空塔,当两个人站在世界能达到的最高处时,雷狮心里出现一种世间万物皆臣服在他脚下的自豪感;第二天是阿米修斯有名的古玩街——翻转街,这里的人流比外面要有序多了,毕竟你一脚下去踩碎的可能是个价值几百万的老古董,雷狮在这里也难得的收敛了一下自己;第三天是空中花园,这个景点世界有名,可雷狮并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他像完成任务似的走了一圈就拉着还在介绍的安迷修顶着一堆异样的眼光离开了那个情侣聚集地;第四天雷狮和安迷修刚出门没多久就感到地面明显震动,延迟了安迷修的行程打算去冲浪的雷狮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当时安迷修脸色极差的拉着他回了住处。

第五天震动没有第四天那么频繁,可安迷修却生病了,雷狮上街准备去找个路人问医生在哪,结果平常拥挤的要死的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雷狮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正在搬家的原住民,那家伙居然让他去找还在驻守的卫兵。经过雷狮的一番努力,第六天安迷修病好了,只是看上去身体有些单薄。第七天两个人重新出门,安迷修再三表示对之前生病耽搁了雷狮的计划他很抱歉。

雷狮虽然的的确有点不爽,但他觉得错过了他的成年礼就好了。

如果是真的错过。

现在是下午六点,离开博物馆的雷狮看着开始暗下的天空,第一次对安迷修发出了邀请。

“去看日落吗?”

安迷修应邀。

雷狮和安迷修两个人趴在残败的城墙上看日落,几千米高空的日落不是地面上的日落可比拟的,雷狮突然问安迷修。

“你是谁?”

安迷修看着雷狮,笑了笑,说。

“我就是安迷修啊。”

雷狮皱紧了眉头。

“我曾听见那些巡逻的卫兵叫你安迷修大人。”

“可你不是帝国在册的任何一位爵士或者将军。”

“我今天早上遇到了一个很老的卫兵,他说你在几十年前就是这个样子。”

“你是谁?”

“你为什么要这么……照顾我?”

安迷修笑了笑没有回答雷狮的问题,他只是反问雷狮。

“ 你知道帝国第十三储君布伦达吗?”

雷狮知道,那个号称让人类文明倒退几百年的世界战争中雷王帝国战死的储君,也是雷王帝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没有登上王位就死去的王储,和邻国圣空那同样战死的王储并称那个时代最耀眼的双王。

安迷修跟雷狮讲了一个王子与骑士的故事。

布伦达在小时候,就跟随一位骑士学习剑术。布伦达把大他很多岁的骑士当做兄长当做朋友,把自己的理想与骑士一人分享。

那一天,小小的王储指着天空上的星星说。

“我终有一天,会征服这个国家,不是以我王储或者国王的身份,而仅仅只是布伦达。”

骑士听着小王储远大的理想想象着虚无缥缈的那一天,他突然笑了。骑士单膝跪地,牵起王储长袍的边角落下一吻。

“那在下必当拼尽全力辅助您,向您献上绝对的忠诚。”

雷狮突然发现安迷修的眼神变了,不再是那种看透一切被时间磨砺老沉的样子了,而是那种,清澄的,透亮的带着少年人的坚定相信一切可以改变的眼神。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小王储变成大王储。在布伦达成年礼的当天,敌国突然袭击了皇都将战火引向了全世界。布伦达身为王国继承人代替病重的国王前往战场,骑士守在天空之城拦截一切试图从空中进入国土的敌人。那一次战争几乎毁掉了这个国家的每一座城市,所有参与战争的国家都损失惨重。但受创最重的还是雷王和圣空,分解又重合的雷王与圣空失去的不只是城市和人民,还有他们的继承人。两位刚成年的王储把他们的生命全奉献在了他们脚下的国土,王储的死成为了那个时代记录者的痛。

第十三王储布伦达是雷王帝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没有继承王位就死去的王储,也是最年轻的一个。这是几百年前的历史,是骑士心里永远的痛。

安迷修的眼神重归暗沉,甚至还蒙上了一层死寂。

他是天空之城的意识体,不老不死,从这个国家的最初见证了无数帝王的死去。但布伦达不是国王,他还没来得及实现他要当一个好国君的理想就已死去,在他刚刚开始盛放光彩的年华里。但布伦达却实现了他另一个理想,他用他的人格征服全世界。

时隔百年,当安迷修看见街头路灯下雷狮的身影时,他以为时光倒流。年轻的王储荣光依旧,等着他一起去改变这个国家实现理想,把它变得更好。

“我只是安迷修,一个骑士,仅此而已。”

讲完故事的安迷修看着雷狮,笑着说。


【当象征战火燃起的钟声回荡在教堂里时,王储刚刚完成他的成年礼戴上王冠。病重的国王无法出征,王储临危受命,将于第二天清晨出发前往战场。
  
深夜,王储与骑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圆月。王储坐到琴凳上,骑士会意与他坐到一起。打开琴盖,两双手同时放到琴键上。舒缓的琴声从指下倾泻而出,十指交互跳跃,最终交握在一起。月光下,王储给了骑士一个深情的吻。】

Sie Entstehen, Weil Die Zeit

(他们因时间出现)

Weil Menschen,Sie weiß, dass die Bedeutung der eigenen eXistenZ

(因为人,他们知道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Sie weiß, dass die eXistenZ gottes

(他们知道神的存在)

Sie haben einen wunsch

(他们有一个愿望)

Um die erkenntnis gottes

(乞求神的实现)

丹尼尔是圣空帝国的意识体,他出现的比安迷修更早,看的更多。

他站在宏伟的教堂内看着一件挂在玻璃柜里的战袍,深红与黑,就像是那位年轻王储身体下的大地。门外传来声响,侍女们惊慌的声音和小孩肆无忌惮的笑声回荡在大厅。 一坨金毛团子小心翼翼的靠近丹尼尔,结果刚抓住长袍的一角就被抱起。

“嘉德罗斯殿下,请小心。” 

嘉德罗斯对于他被发现的这件事感到十分生气 ,他揪了丹尼尔的长发一会就被玻璃柜里的战袍吸引了目光。

“丹尼尔,这是什么?” 

“这是战袍,殿下,这是王储们上战场要穿的。” 

“那我将来也要穿它吗?” 

丹尼尔看着怀里孩童稚嫩的脸 ,把他渐渐与记忆里的某个人重叠。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碰到它。” 

安迷修从一开始就知道雷狮的身份,他漫长的生命使他成为每一任皇子成年礼的礼官 。雷狮在教堂里沐浴更衣 ,安迷修在旁边给他讲成年礼的流程。

“我不是布伦达。”

雷狮在安迷修讲话的中途突然插嘴, 安迷修愣了愣,然后恢复原本的笑容。

“我知道。” 

一切都准备就绪 ,安迷修站在教堂后花园的空地上看着天空, 机械濒临崩溃的声响沉闷的回荡在城市的内部 。安迷修为雷狮戴上王冠, 用圣水在雷狮头上画下十字为他祈福 。

雷狮站起来看向安迷修,安迷修看着雷狮一会,轻声说到。

“您该走了,殿下。”

雷狮随着侍从登上离开天空城的飞艇 ,城市里早已空无一人。巨大的钟鸣回荡在天空城的上空 ,渐渐远离城市的雷狮看见天空城渐渐瓦解 ,骑士站在教堂的顶端 ,目送皇子远去。

百年前的战争使帝国科技倒退,天空城的悬浮技术也在那时全部消失。当年受创最严重的城市之一也包括天空城,安迷修苟延残喘活了百年,在他终于快要撑不住时,他终于见到了那张他念了百年的脸。

是神怜悯吗,在最后的时刻,居然能见到这么相似的人,虽然不是自己一直在想的他。

安迷修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在这千米之上,没有任何生命存在。曾经,这里也遍布着浮空岛城,不只有阿米修斯一个。空中城市之间连接着空中桥梁,天空是另外一个世界。然后,战火从地面燃向天空,桥梁被切断,所有天空城孤军奋战。那场战事历时六年,十八岁到二十四岁。六年,雷王圣空合计一百二十七座大中小型天空城,除阿米修斯以外全部陷落。

安迷修记得雷王彻底被分裂的那一天,空防军将敌人的最后一座战艇击毁,与飞艇一起爆炸的还有雷王帝国的帝都。阿米修斯曾名为风之眼,因为它是世界上的最高点。那时安迷修就站在最高点上,目视着自己所爱的国家,分崩离析。

天空城的岩壁龟裂,岩石与崩溃的机械一同散瓦解散落沉入海中,雷狮下意识想挣开侍卫的手却被卡米尔拉住手臂。

“安迷修是天空城的意识体,两者同生同死。天空城瓦解,安迷修也活不下去。他无法离开那里,这是命中注定。”

命中注定安迷修将要死去,谁也无法拯救。

风在尖啸,在啸声中,雷狮似乎捕捉到了琴声。教堂里的管风琴正在进行它百年时光里的最后一次演奏。安迷修循着记忆按下琴键,按下耳边的巨大声响仿佛末日。雷狮突然想起他来到这的第一天晚上安迷修在做什么,他在给那架蒙了防尘布已久的钢琴调音。他不清楚那架钢琴对安迷修来说有什么意义,但第二天他是在琴声中醒来的。那时的琴声与现在相似,像是在给什么人送别。
  
  天空城表面的泥土石块分解落入海中露出内里的机械心脏,安迷修看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慢慢变淡,他在重复百年前同类们的最终。安迷修最后一次看向那个飞艇离开的方向,他轻声说到。

“愿您一世安好,殿下。”

自此,雷王帝国最后一座古机械城——阿米修斯,真正消失。

Я уехал, когда я уехал.,вокруг дует ветер вокруг

(我离开时,周围刮着风)

Я стою на расстоянии.Кажется, что этот город говорит мне.

(我站在远处,似乎听见那座城对我说了话)

Я не знаю, что он сказал.

(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но в конце моей жизни.

(但是在我生命结束时)

Я думаю, что он выполнил свое желание.

(我想他如愿以偿)
 
【雷王帝国与战争中投入过多兵力导致战争后期国家内部防御薄弱,布伦达王储接到线报说敌国将会对雷王帝国采取报复,当即下令撤离各个重点城市平民,加强国境防线。世界其他国家战事已结束只剩下雷王,雷王帝国陆地战海战胜局已定,天空战阿米修斯做为最后的天空城与敌军交战。与此同时,敌国国王带领残军潜入雷王帝都,将还尚未撤离的平民作为人质要求王储休战投降。王储并未答应,并且启动了皇宫的自毁系统与敌国国王同归于尽。失去了首领的敌军很快被击败俘虏,天空战,胜利。】
  
end

乱画的
第一个是自己文里的大师兄柒和小师弟伍六七,第二个是还没写到的太子柒跟世子七

各位,请

嗨到飞起:

希望各位大佬不要错过这次机会,也希望各位心动的宝贝儿们积极参与,这次活动不仅可以给刺七招来人气也会获得奖品,希望各位踊跃参与。
另,希望看到这条消息的宝贝儿们能转发让更多人看见!谢谢!!

【柒七】遥星(上)

☆玄幻修真pa
☆百岁仙人柒七

“师兄~~”

柒站在路中间,道上弟子人来人往,个个都憋着笑努力装作看风景,留着柒拖着个大腿挂件杵道上做个劈开人流的礁石。柒沉着张脸,挣了下腿,没挣动。

“师兄~~”

抱着他大腿的小弟子拖长的声音犹如叫春的猫,柒觉得他修行百年的好脾性快全耗在赖他腿上的这小无赖了。

“伍六七,起来。”

柒终于开口,死抱他腿的小弟子猛摇头。

“不起,我不起,除非师兄你答应我!”

“起来!”

这次柒的声音带上了点命令的感觉,可伍六七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把柒的大腿抱的越发紧。

柒的眉角抽搐了好一会才平静下来,他长舒一口气道:“……你起来我就答应你。”

“师兄最好了!”伍六七松开手,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拉起柒的手就往自己的院里走。

他可不怕柒反悔,因为柒永远都是言而有信的。

三千宇宙分四界,仙界人界魔界和鬼界。仙界修仙,人界修灵,魔界修魔,鬼界修魂。仙界仙门鼎立,属葵星宫和逍遥殿之最。柒是葵星宫掌门首徒,而伍六七嘛……

“伍六七师兄好。”

“嗯,好。”

“伍师兄好。”

“小师妹好。”

“小师兄好。”

“好好好。”

伍六七拉着柒一脸得意的接受着路过逍遥殿弟子的问好,时不时还撇一下他旁边的柒,眼神里的意思明显的不能再明显,意思就是师兄你看看我多厉害。

柒对于伍六七这种小孩子般炫耀的心理感到很是无奈,自七百年前他与伍六七相遇后,他一天天看着伍六七修为飞升,但心性不改,一如当年。

伍六七是逍遥殿掌门座下关门弟子,除了几个宗门里那些个辈分老的,整个仙界能跟他平起平坐甚至还高于他的真的很少。柒早年也被逍遥殿掌门教导过,而逍遥殿掌门与葵星宫掌门师出同门,各种意义上都是伍六七名正言顺的师兄。

柒收回思绪,看着眼前的东西,觉得自己的灵力实在是有暴走之相。
  
“伍六七。”
  
“欸,师兄!”
  
伍六七应的很是开心。
  
“你真的要我坐这个?”
  
“对!”
  
伍六七看着柒的眼睛里似乎都有星星快要跑出来砸他身上了。
  
柒看着那绿油油的东西,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离开。结果他刚转身,腿上就传来了熟悉的重量。伍六七如之前大道上那样抱着他的腿,嚎着一口破嗓子。
  
“师兄,不要走!你不是最守信的吗!做人要言而有信,这是师兄你自己说的啊!”
  
“伍六七……”柒低头看着自己的小师弟,额头上微冒青筋,“骑木马这种东西人界七岁小儿都不玩,更何况你我加起来一千五有余。伍六七,你究竟有没有一点千岁仙的想法!”
  
“师兄,这是竹马,而且我也没到千岁。”
  
伍六七眨巴眨巴眼睛,脸上的表情好不无辜。
  
柒嘴角一抽,左手捏了个灵术决定给这顺坡爬到他头上的家伙来一发灵力暴击长长记性,结果手还没抬起来伍六七院外就出来一发尖啸。
  
“伍六七你个瘪犊子!你是不是又砍我竹子了!!!”
  
伍六七唰的松手躲柒身后,院子外嚎嗓子的女仙一进门看见被当护盾的柒,脸上凶神恶煞的表情全变成了温柔娇媚。
  
“柒,柒师兄,您怎么有空来我们逍遥殿啊,伍师弟是不是给您添麻烦了?”

变脸的女仙站在柒面前犹如一朵娇羞的小花,脸上的绯红分外艳丽。
    
不管看几次,伍六七都对这些师姐的变脸速度称叹,同时也感叹柒的魅力。面对他,再凶悍的女人也成了一汪春水。

“并无。”
  
柒淡淡回应到,伍六七揪准时机从柒身后探出脑袋接了一句。
  
“芙师姐,柒师兄刚刚跟我说他想喝你那新酿的青梅酒!”
  
“真的?!”
  
听到这话,姓芙的女仙眼睛都亮了。
  
柒师兄,柒师兄想喝我酿的酒!!!
  
柒低头看了蹲他身后的伍六七一眼,小师弟掌心相对对自家师兄做了个求人的动作,很明显,他想喝这酒。
  
柒转回头,看着女仙,眨了下眼睛。
  
没否认,也没承认,可芙女仙就当柒那眨眼是承认了。看着师姐身后飘着花的一脸怀春的离开去拿酒,伍六七松了口气从柒身后出来。
  
伍六七刚站直,一把带鞘的长刀就横过他的颈间。
  
“柒师兄……”
  
伍六七僵笑道。
  
“有话好好说。”
  
“无话可说。”
  
长刀在柒手中转了个圈,从颈前变到颈后。伍六七寒毛倒竖,就地一蹲一滚,躲过了柒劈向他后背的刀。伍六七一脸恐慌的站起来回头看向柒,柒一击落空,此时他正举着刀,刀鞘正停在伍六七刚刚站的地方。
  
伍六七瞪大的眼睛渐渐眯起,眼角微翘。他朝柒做了个鬼脸,一脸得意。
  
“Hiahiahia!柒师兄你打不着你打不着,该不会是老了身手不行了吧,你才大我几岁而已,不至于吧。”
  
柒本来打算吓唬吓唬伍六七就收手,结果伍六七此时一挑衅,原本打算挂回腰间的剑硬生生的出鞘了。
  
伍六七听到刀刃出鞘的声音身体一抖,他看着提着刀渐渐逼近的柒连忙摆手飞速后退。
  
“师兄,柒师兄,柒哥,柒爷,我错了!我不笑了,你没老,没老!啊啊啊啊,疼!!!”
  
最终,酒送到伍六七院里时,伍六七已被教训完毕。芙女仙顾及姑娘家矜持没留下来跟柒一同饮酒赏月,这到合了伍六七的小心思。
  
伍六七哼唧唧的趴在竹马背上叼着酒杯,柒席地而坐,月光映着那玄色长袍,柔化了不少他身上沉重的感觉。
  
“柒,嗝…师兄。”
  
伍六七打了个酒嗝,叫到。
  
这青梅酒苦中带涩,后味稍甜,伍六七连喝了三四坛,柒还沉浸在那苦涩甜里。好一会儿,柒才应道。
  
终于得了那人的应,伍六七在竹马上翻了个身,滚到了地上。伍六七满意的在柒宽大的衣袖布料上蹭了蹭,说到。

“师兄,你这次下手也太狠了吧,以前你都是吓吓我就收了的。”
  
柒甩给伍六七一个你还敢说的眼神,伍六七又一抖,赶紧转移话题。
  
“柒师兄,你知道吗,你前些日子闭关我去了人界,那里的东西又都变了。我在原本是青竹镇的地方下去,结果只看到了一片荒地。上次我去那里时,那里的鸠大娘说她那河粉要卖个几百年,一直卖下去,结果我这次去没了,我还欠着她六文钱没还呢。”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伍六七这次下去,人间也过了几百年,沧海可变桑田,城镇也可变为荒土。凡人,是最经不起时间的生命。
  
“柒师兄,我们认识多久了。”
  
“七百年。”
  
是了,他们认识七百年了,七百年前葵星宫棋阁初遇,七百年后逍遥殿遥星苑饮酒言。
  
“柒师兄,七百年了,按凡间算,我们这算是七年之痒吗?”
  
“不算。”
  
柒给自己斟了杯酒,任由伍六七毛虫爬到他腿上趴着。
  
“那是人界夫妻不合用的词,七年与七百年不同,我们并没有不合,而且…”柒在这里顿了顿,“我们不是夫妻。”
  
“不是夫妻……”
  
伍六七轻声重复了一遍柒的话,手指在柒的袍摆上画着圈圈。
  
“柒师兄,我在人界逛时,在一座城里遇到了一个姑娘。我帮她捡了掉湖里的簪子后,她告诉我,那是他未婚夫婿赠予她的定情信物,她后日就要成亲了。她说,她与那人从小一起长大。她说,她与他幼时一起骑了竹马,所以他们才能携手。她说,他们曾一起吃了青梅,将来就能共白头……”
  
渐渐的,伍六七手指的动作越来越慢,最后停下捏着柒的袍角。

“柒………师兄。”  
    
柒举着空杯沉默了许久,等到栖于他腿上的人呼吸渐稳,他才放下酒杯,伸手拂开伍六七额前的乱发。
  
仙人很少做梦,伍六七并没有露出什么适香的表情。柒解开他松散的发髻,一下一下的用手指梳理着伍六七的发丝。
  
柒向后仰去,倚靠在竹马上。他重新拿起酒杯对着明月,紫琉璃杯被映的通透。
  
柒把空杯放回檀木盘里,拿起酒坛酌酒时却顿住。他就那样拿着酒坛一会,突然抬手将坛口对嘴灌下。酒液溢出嘴角,顺着脖颈滑下,浸透了衣裳。
  
对,不是夫妻……

【柒七】一个小短篇

☆学pa
☆羡慕你们可以去漫展

夕阳西下,柒蹬着自行车带着后座的拖油瓶骑上了坡。伍六七坐在柒的后座上左揺右晃的,似乎不把这凤凰牌自行车整倒他就誓不罢休。

一路上柒太过安静,安静的让伍六七无聊的发慌。

“柒哥啊。”

伍六七叫了一声。

“昨晚的电影你觉得咋样啊?”

伍六七这是在找话题。

“好。”

“中午的牛杂你觉得咋样啊?”

“好。”

“柒哥你会不会说好以外的字啊?!”

伍六七感到自己被敷衍了。

“会。”

这真的是在敷衍我吧!!!

“那你对我……/咯吱————”

突如其来的急刹车让伍六七把话咽进了肚子里。

咦咦咦,被惹到了?!

伍六七恐慌中。

柒把自行车停下,扭过身看向身后的伍六七,说。

“喜欢。”

说完,扭回去接着踩自行车了。

伍六七坐在后座上愣了一会,然后后知后觉的红了脸。他低头把脸在柒的后背上蹭了蹭,又猛地抬头仰天大吼。

“你这家伙!!!////”

跟在后面骑的王子觉得,他明天叫私家车来接比较好。

【柒七】玄武志(一)

☆我来交党费了,中秋节快乐
★玄幻修真pa
★大师兄柒(18)x小师弟伍六七(12)
★ooc有
☆现在伍六七还小,还没那么皮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宗,宗门里有个大师兄,名字叫柒。

从前有座山,山脚有座房,房子里住的是宗门里的小师弟伍六七。

伍六七觉得他应该在来拜师前去村里的庙里给观音娘娘烧个香,不然为什么,他在来宗门的第一天,就给大师兄削了房顶呢。

伍六七躺在床上,看着弥漫着浓雾的上空,泪流满面。

事情回到半个时辰前,伍六七的某位师兄在跟内门首席大师兄冥想。那位师兄见首席冥想中不受外界干扰,就大着胆子去摸首席的佩剑,结果剑没摸着,玉镇纸倒是给摔了。

这玉镇纸是掌门之前游历带回来的东西,赐给了大师兄,大师兄很是心喜。这位师兄刚想逃离现场,就被一道剑气削了半边头发。

于是一场实力悬殊的追打就这么开始了,最终首席将那师兄一路从山顶打到了山脚,波及到了可怜的伍六七的房子身上。

伍六七惨兮兮的在一天之内二次上山,可怜他不会御剑飞行,只能由着那位闯祸了的师兄挂剑上拎上了山。

宗门大殿之上,掌门看着被风吹的涕泪横流的小师弟,鼻青脸肿的小师兄和一脸淡漠的大师兄,无奈叹道。

“柒啊,”这应该是大师兄的名字,“你造的孽,你来还吧。从今天起,小师弟就跟你一块住吧。”

伍六七身子一僵,有些害怕的看向一剑削了他房顶的大师兄,这位从头到尾都只让伍六七看到背影的男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柒抬手抱拳,微微躬身,道。

“是。”

伍六七在柒应完后就跟着他走了,伍六七刻意走慢了点,想看看掌门还会不会叫住大师兄加点处罚,结果直到伍六七走出去了掌门都还在跟那位闯祸了的师兄说话。

拆了房子就没点惩罚的吗?

伍六七觉得修仙的人真的是很豁达,一个房子没了都这么淡然,不过,仙人又怎么会在乎这种俗物呢。

想着想着,伍六七就打量起了走在他前面的大师兄。

伍六七依然没能看见大师兄的正脸,只不过看背影也觉得应该是个极好看的人。身形修长,一头长发几乎及脚,辫子编过了肩胛骨就用发绳束起。明明是很平常的在走路,但长发和衣袖被风带起,让伍六七觉得一股仙气扑面而来,觉得仙人就该这样。

修仙,真好啊。

伍六七心想,在心里暗暗羡慕首席的气质。

不知道第几次柺过了一片竹林,一栋三层小楼出现在视野里。丹楹刻桷,竹林环绕。

柒推开木门,转头看向伍六七道。

“到了,从今天起,你就同我住一起,我叫柒,是你大师兄。”

夜晚,洗漱完的伍六七看了屋内唯一的一张床一会,又看了在床上打坐的大师兄一会,不知道自己此时应该干些什么。

柒听那个小师弟洗漱出来站了他对面好一会还没动作,睁眼开口道。

“你站着做什么?”

伍六七被吓了一跳,一开口就结巴。

“我我我我不知,知道。”

“不知道怎么冥想?”

柒皱眉,虽然伍六七想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但他还是疯狂点头。

柒重新闭上眼睛,说。

“过来,坐下。”

伍六七走过去,没敢爬上床,他靠着床还没坐下就听见柒又说了一句。

“上来。”

伍六七赶紧爬上床紧张的盘腿坐在柒旁边,冷汗浸湿了中衫。

“你跟着我做。”

伍六七赶紧盯着柒的动作有样学样,害怕做错一点就被大师兄指责。

“修仙者跟武者相似,皆以气为根本。不过武者是以身为天地,气自生之。仙者之气,集天地气。我凝之气外汲,武者凝之气所凝……”

伍六七一开始听的还算认真,后面就开始走神,眼睛瞟啊瞟,把屋子看了个遍,最后停在柒的身上。

大师兄没有再穿着白天那身袍子,褪去了外袍中衫,只留下一件里衣在身上。宗门的里衣跟武者的短衫倒是很像,扣子排在中间,简短无袖,露出大师兄肌肉线条分明的手臂。

这衣服是全宗弟子都有的,标准三件套,外袍中衫加里衣,可伍六七嫌里衣领口太紧就偷懒没穿。

伍六七又走神了一会,最终抵不过困意倒在柒身上睡去。

柒感到肩膀上一重就没再接着讲解,等过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他才小心翼翼的把伍六七扶放倒自己腿上。

十二岁的少年眉眼都带着一股稚气和青涩,拨开额前的碎发,一张睡颜毫无对外界防备。

柒的眸光沉了沉,伸手解开了伍六七的衣扣。

清晨伍六七是被阳光照醒的,他睁开眼睛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按在某不知名男性厚实胸肌上的手,跟被自己口水弄湿的衣服。

伍六七觉得这醒来的方式不太对,他闭眼再睁眼,看清了自己的手不只是按在人家胸肌上,指间还缠着几缕长发。

长发,眼前这胸肌和熟悉的里衣,还有自己这躺着不怎么舒服的床……伍六七僵硬的抬头,对上大师兄淡漠的眼睛。

☆没做,别想多了

【雷安/r18】养父(一)

☆中秋节快乐*^_^*
★成年人雷x高中生安

连接:

石墨:点我看养父在线调戏养子

(石墨杀我……)

微博:备份点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你这是去斯卡布罗集市吗?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那是个青草芳菲,鲜花葳蕤的地方! (直译为欧芹,鼠尾草,迷迭香,百里香)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代我问候一个朋友,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她是我的挚爱。
Tell her to make me a cambric shirt,
请她为我做一件衬衫,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在那青草芳菲,鲜花葳蕤的地方!
Without no seams nor needle work,
不用针线,
Then she'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如果可以的话) 她会成为我的挚爱。
Tell her to find me an acre of land,
请她为我找一块栖息地,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在那青草芳菲,鲜花葳蕤的地方!
Between the salt water and the sea strand,
座落在悠长的海岸之间,
Then she'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她会成为我的挚爱。
Tell her to reap it with a sickle of leather,
请她用(皮)镰刀去收割,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在那青草芳菲,鲜花葳蕤的地方!
And gather it all in a bunch of heather,
编一束优雅的石南花,
Then she'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她会成为我的挚爱。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你这是去斯卡布罗集市吗?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那是个青草芳菲,鲜花葳蕤的地方!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代我问候一个朋友,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她是我的挚爱。

雷狮自由后为了观察病毒最新进化程度想到重灾区收集试验品安迷修因为设计者给的任务阻止雷狮然后雷狮各种逻辑强暴安迷修最终妥协不过安迷修在雷狮进重灾区前对雷狮说虽然你是一个恶党,但在下研究过你过去的所作所为。你虽然有罪,但这无法改变你是一位令人尊敬的科学家。一旦你感染,我会履行我的职责将你杀死。为了表达对你科学家身份的敬意,在下不会用枪打碎你的脑袋,那种死法太过粗鲁不符合您的身份。反正就是一堆话,大致意思是:在下的剑很快,可以斩断你的脑袋而不身首分离。死的好看然后雷狮愣是没感染直到结局结局雷狮应该快寿终正寝那样雷狮为了活更久决定感染病毒如果雷狮失败了变成没有意识的丧尸,安迷修就会像上面那样处决雷狮如果雷狮成功了,那么他将恢复年轻变成半人半丧尸的生物,直到连病毒都无法延长他的生命he:雷狮成功了,在雷狮恢复意思的第一秒,安迷修就丢掉自己的剑主动去吻雷狮。之后百年,人类复兴,安迷修的任务完成,雷狮的生命差不多也走到尽头,两个一起结束生命。be:雷狮失败,安迷修切断了雷狮的头,带着使命复兴人类,百年后人类复兴,安迷修抱着雷狮冰封的尸体在他们初见的地下监狱里终止程序沉眠。